历史

当前位置:传统文化>历史>史学苑>人物春秋>正文

真正的花木兰,究竟是什么形象呢?

来源:凤凰网  发布日期:2020-09-26 22:47

花木兰的形象,最早可以追溯到《乐府诗集·木兰诗》,而这首诗究竟起源于何时,《乐府诗集》的作者郭茂倩就写道“歌辞有木兰一曲,不知起于何代”,而这首《木兰诗》,正是那首就连高中生都得全文背诵的“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杼声,唯闻女叹息。”——编者按

真正的花木兰,究竟是什么形象呢?

迪士尼版的花木兰形象(资料图)

22年前,迪士尼推出经典动画电影《花木兰》,在全球范围内引起“木兰热”,用仅仅7000万美元的投资,在世界范围内狂揽7亿美元,可谓是赚的盆满钵满。因此,花木兰所具备的巨大影响力,显而易见。

所以迪士尼在20年之后的今天积极的试图推出花木兰真人电影,完全可以理解,这一部花木兰,投入经费超过两亿,其中的演员更是包括刘亦菲、李连杰、巩俐、甄子丹等一线影星。

备受关注的《花木兰》在北美上映,评分却两极分化,外国好评如潮,提前观影的国人却大呼失望,声称“外国人不懂中国故事”。

那么,真正的花木兰,究竟是什么形象呢?

花木兰的形象,最早可以追溯到《乐府诗集·木兰诗》,而这首诗究竟起源于何时,《乐府诗集》的作者郭茂倩就写道“歌辞有木兰一曲,不知起于何代”,而这首《木兰诗》,正是那首就连高中生都得全文背诵的“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杼声,唯闻女叹息。”从这一首《木兰诗》开始,到后来的《四声猿》、《隋唐演义》、《雌木兰替父从军》以及京剧豫剧,再到今天的电影花木兰,花木兰的形象实际上随着时间的流转有着些许的不同,这种变化有时是出于笔者的无意,有时则反映了时代的某些变动。

不过,花木兰的核心情节,也就是女扮男装、替父从军、连年征战、辞官不受等,在不同作者的笔下都得到了保留,也因此保存了花木兰这一故事的延续性。

在最初的北朝故事中,木兰的故事被视作一场慷慨激昂的冒险,是“至纯至孝”的搏命之举,因此,尤其在于“变装”这一情节上,作者几乎是轻描淡写的略过了,只写了木兰是如何为自己准备武器骏马,“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而关于究竟一个少女是怎么在满是男子的士兵群体中保守自己的秘密的,以至于木兰回家之后“出门看火伴,火伴皆惊忙: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却只字未提。

当然,当时无论是读者还是作者,他们的关注点都往往并不在这里。

等到宋元时期这一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人们的关注点开始从故事本身和木兰的壮举,转向木兰替父从军而体现出的道德感,木兰从“女英雄”变成了“道德标杆”。这正与两宋时期的理学兴起,世人对女性有更高的苛刻标准相关。这一变化应该追溯到唐人韦元甫的《木兰歌》,正所谓“世有臣子心,能如木兰节,忠孝两不渝,千古之名焉可灭!”。

也正因为如此变化,使得木兰从文本走向祠堂,和神仙们一起受百姓香火,为世人歌颂。因此,在宋元时期的有关木兰的作者们也不会多加笔墨到木兰如何“变装”之上,因为这很显然有失木兰作为道德标杆的形象。

在什么时候,作者们开始关注起这些方面的事呢?

答案是明朝。

在明朝的前期,有关木兰的故事,基本还是如同之前一样,一如既往的歌颂木兰的牺牲与奉献,主要还是以白话小说或者笔记为形式,等到明中期,一个人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局面,这个人就是徐渭,戏剧《雌木兰》的创作者。

对于细节要求更加具体的戏剧来说,木兰是如何易装,又如何在易装之后保持贞操等等问题,就成为了创作者不得不关注到的问题。对于这些作者来说,只有确保木兰的所作所为符合封建礼教对于女性道德的要求,易装这一富于传奇色彩的经历才不会成为她人生的污点。怎么在严守道德的情况下,让故事更加合理化人情化世俗化,成为了作者的心中所想。

具体的表现,就是对于木兰易装的具体细节、易装后的等等诸如生理及心理的问题、还有在故事结尾木兰回归原本性别后的人生道路的内心所想的描写刻画。

在这一点上,徐渭的《雌木兰》就显得相对出彩,为了更贴近明朝读者的感受,特意安排了一出木兰“解缠足”的戏,其实包括徐渭在内的人都知道,北朝的花木兰是决计不可能缠足的。原文是这么写的,“生脱下半折绫波袜一弯,好些难!几年价才收拾得风头尖,急忙的改抹做航儿泛。怎生就凑的满帮儿植!”。这出戏显然并不合理,但却更加的贴合明朝百姓的内心所向。

同样,在这出戏中,木兰决定替父从军之后,其母就有所担忧“千乡万里,同行搭伴,朝餐暮宿,你保得不露出那话儿么?”

这些曾经没有被设计到的困境,实际上是被“神化”的木兰,又再一次有了烟火之气。

所谓“贴身衣带结不解,只恐戍行人察识”。对于大明的作者来说,因为木兰易装进入男性社会,并长年累月的与男性相处,因此,只有木兰完美的保持自己的贞洁,才能完美的为自己的越界行为画上句号。

这种关注方向的改变,在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时代的变化,在北朝以至大唐,女性其实天然的保有进入公共领域的的权力,而等到宋明之后,女子和男子的生活轨迹实际上产生了巨大的分野,因此,易装出行就成了惊世骇俗的壮举。实际上,明代的贞洁烈女越多,反而越能反映当时对于女子的道德压迫。

在最后的清朝,木兰的故事走向了大成,原本宋明对于种种细节只是有所涉猎,但在清朝,则可以说是走向了成熟。

具体的来说,北朝时期的《木兰诗》中的木兰就是一个质朴的平民少女,没有其它的。

而到了明朝的《雌木兰》,则安排木兰父亲花弧为千户长,因此,木兰能在其父亲的指导下习武。

至于清代的木兰故事,木兰家的社会地位被显著的提高了,上级军官家庭的环境使木兰能够接受良好的教育,并且为她进入军队后的发展做了铺垫。《双兔记》以及《闺孝烈传》中都继承了《雌木兰》中对木兰父亲花弧千户长身份的设置,只不过木兰一进入军队就得到上司的赏识和一个较高的官职。

而《木兰奇女传》则将木兰的身份进一步提高,不仅一从军就是高级军官,而且还有自家的家将保驾护航。因此避开和普通士兵与众多男性一起生活的困境。

这大致就是由北朝而清,一千五百年来木兰在各类文本戏剧中形象的演变历程,这个非常具有张力的故事在千百年来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改写,被注入新的活力,最终成为了我们现在所见的的样子。

文章原标题:1500年来花木兰的人物形象,是如何从平民少女演变成巾帼英雄的?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大侠刺客曹沫

下一篇文章: 宋太祖赵匡胤的廉洁治国之方

分享到各大社区